月影•洛尔

此世间人心险恶,谨言慎行,八面玲珑这几字,切记切记。

《孟婆汤》出自《民调局异闻录》cp:辣勉

cp:辣勉——出自《民调局异闻录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孟婆汤(ooc见谅)
emmmm民调局我还没有完全看完,有ooc请见谅。
吴主任失忆设定
沈辣视角
一发完结
短小

阳光透过窗户,洒落在病床里的人的白衣上,那人白发白衣,揉合在医院病房的雪白中,眉宇间一丝傲气与淡漠,显然是携刻于骨子里,而眼神却是空洞,茫然的,看着四周,都是陌生,目光兜兜转转,便看到了床头柜上的《冥人志》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拿起来,翻开了书页。
整整四十九天了。我叹了口气,人的魂魄,从离体到转生的最后期限,也是四十九天,我真怕他,其实早已走上黄泉路,喝下孟婆汤,忘了曾经的种种过往,永远永远,回不来了……
我到底还是咬牙转身离去——我不知道他想不想想起我,如果他不想,纵然我拼上白头发的寿命,也无法让他记起我,可是我不敢尝试,因为我怕知道真相,如此,还不如自己骗自己。
春脖子短,但到底还是下起了春雨。风吹,雨丝斜斜地灌进我的嘴里,就像灌不尽的孟婆汤,我也真有些恨不得也去喝上一碗,把他和他那些事忘得干净,可惜,世界就是那么残酷,想忘掉的人忘不掉,不改忘的人,却丢失了一切。
“大圣,我们这是去哪?”
“带你去看看老吴。你不是一直想去看看吗?”孙胖子在后视镜里向我挤眉弄眼,试图给我开导,“你啊,也要想开一点,别钻牛角尖哈!”
那天飘着大雪,里里外外都是白色的,可是他却躺在病床上,安安静静的,似乎睡着了,他的睫毛也是白色的,像是一层霜雪,盖在下眼睑上,一双剑眉英气而不失柔和,时而的蹙眉,褪去平日里的动不动的鄙视和尖酸,反而多了几分令人怜悯的单薄——仙人掌失去了尖刺,柔软的枝叶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。
我想,他一定是在等着什么人,等着她或他,把他唤醒。
我还记得,我以前,给他惹过很多麻烦,但是他之后都只是嘲讽我几句,然后在我还在愧疚的时候原谅我,可是,我知道他这一次,不会再原谅我了,他忘了一切,这也许就是他对我的报复吧?
看着重症监护室,他还是安安静静的,睡着,我也终究不敢号啕大哭,打破他的安静。
终于,他醒了,没有人去打扰,就这么,在一天早晨,毫无征兆地,醒了。
“吴主任。”杨枭还是叫他主任,“我是杨枭。以前给你打过下手。”
“嘿嘿嘿,吴……吴仁荻啊,我是孙德胜哎,孙胖子。您老不记得我没关系,我一个小人物,也不劳您老挂心。”胖子还是嬉皮笑脸的。
“杨军。”大杨依旧不喜欢多言语。
最后,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我身上,每个人看着我的眼神里,都有着一丝怪异——到底,我是害吴仁荻失忆的罪魁祸首。
“辣子……”大圣用他的小眼睛犹豫地看了我一眼,显然,他也不知道怎么做才最好,“到底还是要面对的是吧?”
“行,我知道。”我深吸了口气,医院的空气有一股药水味,我不喜欢。
“吴仁荻……我……是沈辣。算是你以前的……同事……吧?”我在躲闪吴仁荻的目光。
空气有些诡异地安静,我僵硬地转回目光,却恰好撞上了吴仁荻盯着我的目光,我没办法继续躲闪,只好直愣愣地和他对视,猛然,发现他的目光中有着一缕不易察觉的波澜,即使稍纵即逝,但在他失忆的空洞衬托下,是那么容易让人发现,而且,我惊喜地意识到,那不是厌恶。
“我们以前,认识,对吧?”吴仁荻看着我,他的语气没有过往那么的尖酸刻薄,“好啊,很高兴再认识你。”
我的余光瞥见孙大圣这家伙在悄悄地向我诧异地比划大拇指,我的心,也稍稍安定了一些。
我再次抽空来到病房,他靠在床头,就这么睡着了,手里的《冥人志》还翻开在他睡着前看到的那一页,我把书拿起来,为他整了整歪斜着滑落的被单,又找来椅子,坐在他身边,念起《冥人志》上所写。
末了,我轻轻地在睡美人是耳边道:“我爱你。你很讨厌,你喝了孟婆汤,忘了一切,但是,以后,你会记得,有一个跟屁虫,老是在你身边,念你喜欢的书,就像你以前一遍遍地嘲讽他,是不是很好笑?不过没关系。”
“你原来叫吴勉,后来你改名叫了吴仁荻。”
“我叫沈辣,会永远赖着你,因为,我最爱的,是你。”
窗外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春雨,明明是首都,却到底多了份江南烟雨的感觉,朦胧,而美好。

滴滴,写完了。
感觉辣子心思被我写得太细腻了,辣子一东北糙汉子,哪里看得起江南易碎的美哦!
不过辣勉还是要百年千年地好合啦~
最后,我想说,听说北京那块儿春脖子短,不过我也没去过首都,如果写错了,别打我吖!
另外,此文灵感源于《孟婆汤》作者:申屠佳颖
特别鸣谢佳颖给予我灵感,有借鉴。
@吴主任的咚  @叶苏·苏苏苏

评论(5)

热度(17)